深度:观众扰赛该咋判?MLB罕见争议一幕 裁判真决定比赛了吗 ...

2018-10-19 15:4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83| 评论: 0

摘要: 腾讯体育10月19日讯 MLB美联冠军赛落下帷幕,波士顿红袜在0-1落后的情况下连扳4场以总比分4-1晋级,然而昨天赛场内的出现罕见一幕,让球迷、媒体、两支球队一直耿耿于怀,到系列赛结束,争论都依旧没有因此停止。回 ...

腾讯体育10月19日讯 MLB美联冠军赛落下帷幕,波士顿红袜在0-1落后的情况下连扳4场以总比分4-1晋级,然而昨天赛场内的出现罕见一幕,让球迷、媒体、两支球队一直耿耿于怀,到系列赛结束,争论都依旧没有因此停止。

回顾一下事件起因,太空人队奥图维打到看台上的球被裁判认定观众妨碍,两分炮成了煮熟鸭子,最终红袜终以8-6的两分优势赢下比赛。这个争议判罚在赛后引起了轩然大波,一时之间球队、球迷和专家对这个判罚站在不同立场各执一词,引发巨大争议。

在休斯敦报道美联决赛的记者们看来,这个判罚引发对事件的参与者和两队的教练、球员穷追猛打,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态度, 造成的舆论效果,完全盖过了比赛双方球员精彩的打击和守备表现。甚至在红袜队已经夺得美联冠军的更衣室庆祝现场,还有记者依旧就这个问题穷追不舍,颇有些喧宾夺主的意味。

那么,事件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这次判罚到底是否公正呢?

到底是墙内还是墙外?关键机位竟被安保人员挡住镜头

当时的情况是一局下半,一出局一垒有人的局面,奥图维将一颗外角速球推往右外野方向,这一挥的弹道极为深远,看上去很有可能是发两分炮。红袜右外野手穆奇-贝茨没有浪费太多时间,他全速冲向球的预判落点,在警戒圈高高跃起,将手套伸过挡墙,与此同时看台上兴奋的球迷根本没有意识到贝茨的存在,他们争相想要将这颗本垒打球——至少在那个瞬间对于他们来说是颗本垒打球——揽入怀中。不可避免的,贝茨的手套和与数不清的手挤在了一起,球弹了开来,贝茨没能完成守备。

本场比赛担任右外野边裁的乔-韦斯特(Joe West)第一时间判罚观众干扰,奥图维出局,比赛变成二出局一垒有人的局面。对此感到难以置信的奥图维摊开双手表示无法理解,太空人也立即申请重审。然而纽约的录像回放总部在几分钟后没有给出休斯敦球迷期待的回应,维持原判。

根据现行版本的大联盟规则第6.01(e)条,如果有任何观众更干扰了一颗传出或者打出的球,比赛局面立即转为死球,裁判依据自己的判断进行处罚,使得比赛恢复到没有发生干扰的局面。假设野手越过了场界(例如外野挡墙)或者进入观众席去试图接球,那么就不存在观众干扰,除非这名观众也越过了场界并直接妨碍了野手接球,在此情况下打者将被判观众妨碍并出局。

毫无疑问,这些球迷妨碍到了贝茨的守备动作,问题在于他们是在挡墙外还是挡墙内碰到了贝茨,如果是在挡墙外,那么就不存在观众干扰,如果是在挡墙内,那么韦斯特的判罚就是正确的。然而现场拍到这个守备过程的镜头回放并不能清晰地给出球迷和贝茨发生接触的位置,某些角度上看像是球迷的手伸出了外野挡墙,某些角度上看似乎是贝茨的手伸进了外野挡墙。

更令人无奈的是,球落下的位置本有一个角度平行于挡墙的摄像机位,但当时一名保安恰好挡住了镜头,一个最有可能清晰反映事件过程的录像被错过了。

这一球对比赛走势影响巨大 裁判坚称没毛病!

从可能的追平甚至一局下半迅速实现反超的局面,变成落后2分进入第二局,直到第四局太空人才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掌握比赛领先的情况,这对比赛的走向无疑有着巨大的影响。更戏剧性的是,最终红袜恰恰以8-6惊险拿下胜利,取得了美联冠军战的听牌优势。虽然谁都不能打包票如果韦斯特没有认定观众干扰太空人就一定会赢下比赛,但人们很难不做这样的假设,尤其是红袜不偏不倚刚好赢了2分,这无疑助长了事件的发酵。

各路媒体记者在赛后采访中就相关话题密集轰炸了两队的教练和球员,首当其冲的便是贝茨,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现场,面对媒体记者的穷追猛打,他首先回忆了当时的情形:“我在往后跑,我起跳的时机很好,我对接到球很有把握,但是当我跳起来把手伸过去(jumped and went over)时感觉到手套被推了出来。”

对于这次判罚贝茨认为:“我猜我当时不怎么感到意外,因为我知道我能接到球。或者说,我是有点惊讶韦斯特做了这个判罚,因为我以前没碰到过这种事情,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被惊到了。”对于那颗球贝茨还特别向记者强调“我100%地肯定我本该接到的”。

红袜主教练阿莱克斯-科拉自然也力挺自己的爱将:“我看了录像,我知道边界在哪里,所以我肯定奥图维会被判出局。贝茨没有越过挡墙。”

做出判罚的韦斯特说他看到贝茨去接球时与探出场外的观众发生了触碰,贝茨的手套因此合上了。面对球当时是否过黄线、贝茨的手套是否过线的提问,韦斯特的回复都是很干脆的“没有”。当记者问到“这是一个清楚的判罚吗?”韦斯特也只是简单回答:“Yes。”

奥图维只剩沮丧 雷迪克义愤填膺

太空人主教练AJ-辛奇自然也难逃追问,但是他在新闻发布会上的态度却比较坦然:“我看到了观众干扰,这也不是我头一回碰到了。我们并没有感到太意外,因为在我们的预期里贝茨可以接到这颗球,因为他是个运动能力非常出色的外野手,所以他能尽可能跳到最高点完成这个接球。我要求了重审,结果没有改变,道理就是一旦有球迷越界,打者就要受惩罚,那一局也变得完全不同。”

有记者对这个回答显然并不满意,仿佛主教练辛奇的回答并没有达到他所想要的效果,于是他继续追问道“可是你们只输了2分……”,辛奇迫不及待地打断记者:“这无关紧要,的确人们很容易朝那个方向去想,但我们还有很多场比赛要打,我不会纠结于此。当然如果那时我们能追平比分是很不错,不过一切都无所谓了,这就是比赛。”

而直接“受害者”奥图维非常小心他的措辞:“我看了回放,这很残酷,我只能如是说。我无法改变球的轨迹,所以我说什么都无济于事的情况下让我发表评论有点困难。他们不会改判,我不会因为这个判罚而发怒,我只是有点沮丧。”

然而性格外像也比较爱发表看法的太空人右外野手约什-雷迪克,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则直接多了:“他们弄错了,那是如假包换的本垒打。贝茨没接到球,甚至球(在外力影响下)撞到他的手套前他都没摸到球,所以说是个错判。”

对于雷迪克的回答,当地记者显然非常满意,他们围住雷迪克访问了半个多小时,大部分人都在重复着差不多的话题,雷迪克表示在接受采访前他认真看过了录像,并给出了他的分析:“你没法直接(凭录像来)说球迷有没有越界,但是通过他们的姿态你能推断,如果他们超出边线,那一定会有完整的伸肘动作,而不是仅仅(手臂贴近身体地)站在那里等着接球。”

腾讯体育前方记者则干脆问雷迪克,MLB是否应该学习NFL修改接球规则一样,把这种模棱两可的规则直接修改掉,让球员们自己来处理,比如球即将飞进观众席,干脆要求外野手在球员的干扰下如果不能完成接球则干脆直接算作本垒打,同样身为外野手的雷迪克显然也不喜欢自己在接球时需要对抗球迷的干扰,他回答说:“我不认为需要修改规则,但是球场可以做一些改变,比如将前排球迷的距离和本垒打墙隔开一些。”

这个说法似乎正在成为太空人队内部的共识,在第二天,也就是双方关键的第五场较量开始之前,辛奇在新闻发布会再次被追问判罚的问题,辛奇表示自己会在冬季大会上把这个问题抛出来,他理解本垒打墙上方的位置非常有价值,球迷们能够获得难忘的观赛体验,但他认为那必须建立在不影响比赛的正常进行的基础之上。

超模发推质疑联盟处置 当事球迷声称没有越界

球场外对于判罚的争议在比赛结束前就开始了。太空人王牌投手贾斯廷-维兰德的超模太太凯特-厄普顿发推质疑MLB官方:“所以说一名球员进入了观众席,球迷们就得让开?如果这就是规则的话大联盟干脆别让观众坐在那里好了,他们没有越过挡墙。”

她这条推特下面有1300多条评论,两派声音都有。一些反对者的言辞可能过于激烈,迫使厄普顿稍后又发了一条推特,甚至玩起了道德绑架:“我发现有必要回应那些嘲讽我是‘公主’、‘小甜心’或者糟糕的‘女’球迷的人,我对比赛有看法并不意味着你们有权利贬低或者不尊重我,仅仅因为我是女性。”

知名棒球博客网站FanGraphs则有人撰文分析这个判罚是正确的,作者逐帧分析录像后认为,贝茨的手套与球迷接触瞬间身体与挡墙尚有距离,那意味着贝茨的手套并没有越过黄线。而在接触发生后贝茨的手臂受到外力影响完全垂直向上伸展时,他的身体甚至还是没有碰到挡墙。文末的读者投票统计显示,有超过七成的人认为这是观众干扰,而不是本垒打。

波士顿环球报采访了被怀疑直接干扰到贝茨的球迷特洛伊-考德威尔(Troy Caldwell),考德威尔是休斯敦本地人,目前居住在亚特兰大的他特意返回家乡观看太空人的比赛。他说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在边线上方然后球打了过来,我伸出了手(I was over the line and the ball hit — I had my hands out)。我好像被人守着拍了八百张照片一样,但我只是伸出了手然后球砸到我手上,我从没有碰过贝茨的手套,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不是支本垒打。”

休斯敦纪事报也找到了考德威尔,采访内容与波士顿环球报有较大出入:“我没有够到墙(I didn't reach over the wall),我在观众席这一边,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我清楚规则,我没越界。”

但是在采访这名球迷的过程中,媒体记者的粗鲁表现也为自己招致了批评。在考德威尔因为干扰比赛被带离球场的过程中,一位abc当地新闻台的女记者粗鲁地拉住考德威尔并试图采访,被警察一把推开,记者这种强行采访的行文在推特上引起了一片骂声,不少网友要求太空人取消这位女记者的采访证件。

再次探访争议判罚发生地,球迷座位离本垒打墙距离过近

争议判罚的发生地点,恰巧就在腾讯体育前方记者就坐的中外野看台的左下方,在这里可以较为清楚的看到整个争议事件发生的全过程。从这个角度可以明显看出,问题的关键的确是因为球迷的座位距离本垒打墙实在是太近了。

从前方记者拍到的照片可以清楚的看出,坐在第一排的球迷,他如果起身看球,只要身体稍向前倾,必然会越过本垒大墙向上无限延伸的空间线。如果球迷是伸出手臂去接球,那么必然会越界。

在红袜队进行赛前打击训练时,从球场的另一侧也可以清楚的看到,有太空人的球迷把自己的胳膊和所携带的手套就搭在本垒打墙上方。作为联盟老资历的裁判,乔-韦斯特必然对每个大联盟球场的构造心中有数,如此近的距离如果球迷不是主动向后去躲来球,必然从主观上给裁判造成球迷越界干扰接球的既定印象。第一时间作出的干扰接球的判罚,如果要通过录像回放来改判,必须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裁判的判罚是明显错误的,因此,在缺乏有利证据推翻既定判罚的情况下,维持原判则不难理解。

裁判已尽可能秉公执法

尽管对于这个判罚众说纷纭,站在韦斯特的角度,第一时间认定观众干扰并无不妥。边裁距离右外野墙有一定距离,角度也不够好,他能清楚看到球迷妨碍到了贝茨守备,但是否越界只能凭肉眼和经验判断。至于后面的录像重审,大联盟一贯的尺度是若无明显证据则不改判,这样的证据在当时肯定是不存在的。

韦斯特是大联盟最知名的裁判,之前的美联冠军战第3场中他担任主审,根据数据统计,他在160颗可判的好坏球中有159颗判断正确。可能你对韦斯特的这次判罚存有异议,但毋庸置疑的是他有着高超的裁判水平和丰富的执法经验。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发生在贝茨和球迷身上的情况非常罕见,但这不是现场录像回放系统无法清楚记录事件过程的理由。考虑到这是一场极有可能决定美联冠军归属的季后赛,而不是一年要打162场的常规赛,大联盟的硬件设施是否配备完善有待讨论。

如果有足够多的观测设备覆盖场上的角角落落,而不是只有一台恰好被安保人员遮住镜头的摄像机对准事发位置,录像中心就能给出让人心服口服的重审裁判。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双方球队、裁判、涉事观众和所有的球迷都能得到一个清楚的交代,而不是永远要对一桩“悬案”争执不休。

也不是任何方面都存在争议,有记者问贝茨是否需要更多隔离球迷的措施,贝茨立刻表示反对:“不,这是比赛的一部分,不能因噎废食。球迷们在那里会有很棒的体验,我们会和球迷产生一些接触,有些很好,有些嘛,很遗憾。”

无论如何,比赛已经打完,结果不能改变。不管由谁来承受,遗憾永远是这项运动的一部分。也许是以这样的方式输掉比赛而心有不甘,聚集在休斯敦的记者对于这个判罚不依不饶,尤其是在红袜美联冠军的夺冠之夜还要就这个问题追问不休就有点反应过度了。

毕竟太空人在那场比赛中并不是直接因为这支两分炮而输球的,他们在比赛的过程中一度追平了比分,甚至反超了比分,如果布莱格曼的长打落地,而不是被贝宁坦迪的极限扑接接进手套,那么结果则会截然不同。如果那样的话,判罚的争议是否还会像现在这样被炒得如此火热?

在这里必须要称赞的是太空人主帅辛奇的大气,在第五战赛前的他表示球迷支持主队的热情是可爱的,但是该翻篇的要翻篇,该放下的也要放下了。争议判罚或许是比赛的一部分,这样的情况今天发生了以后还会有,也许下一次在红袜主场芬威公园的右外野,同样的事情或许会再度发生,而下一次吃亏的也许会变成波士顿红袜队。

但是永远不可否定的,是球员们的精彩表现。波士顿红袜和休斯敦太空人在2018年为球迷们奉献的美联冠军赛,过程跌宕起伏,荡气回肠,绝对可以称的上是经典对决,只是纠结于一次判罚,而忽略掉球员的精彩表现,则是对参与到这场经典对决的每一名球员的不尊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广告位

站点地图|百度|Archiver|手机版|武汉夜生活门户,武汉人必上的桑拿信息网.  

GMT+8, 2019-8-22 17:49 , Processed in 0.156250 second(s), 13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武汉桑拿

免责声明: 任何透过本网站网页和链接及得到的资讯、产品及服务,本网站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

苏州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苏州市公安局网监备案

返回顶部